首页>>文章>>武器干货
知己知彼,方能刺破黑暗:在低光环境中如何用手枪精准射击?
2020-08-23 作者:种花田园战术研习社


微信图片_20200823000226.jpg 

一般来说,警务部门对警员配备的各种装备,都制定了很多使用规定和程序文书,以确保警员在执法过程中使用装备的行为得到有效约束,以防止滥用和误用。不过,有一样装备是例外,那就是——战术手电。
 
在以前,无论是枪灯,还是手电,不管亮度是100流明还是5000流明,不管发光体是卤素灯泡或多档位的LED,也不管战术手电的光斑是聚光型,抑或是泛光型,对于战术手电这种不断迭代的照明工具,警务部门几乎都没有相应的专业指导或培训。现如今,由于执法部门用户越来越重视低光战术,他们的迫切需求也开始显现,并积极寻求一系列问题的解决方案,所以,针对警务执法专门研发的战术照明装备,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但是,警员对手中的战术照明设备存在的误解、误用以及对应训练的缺乏,或许警员的武力使用决策过程,在这3个因素的相互作用下,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影响。而警员在武力使用上的一个轻率的决策,都可能会让自身突然陷入民事或刑事的法务漩涡。
 
在警员日常的工作环境中,因装备的不合理搭配,以及装备“人机工程”方面的欠缺所带来的不良影响,警务部门往往很少会考虑。同样地,警务部门在不断寻找减少执法过错和增强警员个人执法决策能力同时,也不能忽视人体行为能力和局限性背后所包含的科学道理。

当然,战术照明系统也是如此。当今的科技发展水平,虽然让战术手电具有了各种各样的功能,但是,这也会因为人体和环境的一些固有缺点和因素,引发一些负面的效果。

人体的视觉系统

如果没有一个明晰的目标以及持续的测试、评估体系,就不能制定和实施任何的规定、处置程序、战术或者相应的培训。有关部门获取到的任何信息,都需要进一步审视和查验,测试和评估的过程也是他们的责任。有关照明设备的效用证据,最初始的信息就是来源于人体自己的直观视觉感受和体验。
 
人体的视力通常以“ 20/20”的标准方式来评估。以一名健康的、视觉能力正常的测试者在20英尺处能看到测试物为基础标准。当我们说某人视力降低到20/40时,这就表示具有标准视力的人在40英尺可以看清的物体,他必须在20英尺才能看清。加利福尼亚州的POST机构主导的一项视力研究指出,人体肉眼在路灯下的夜间视力水平,会降低到20/60,这意味着正常人在白天,把目标物放在60英尺处,他都能看清细节,而在夜间,则必须把目标物放在20英尺处,测试者才能用肉眼看清。
 
在纸面上听起来,这似乎无关紧要,但考虑到大多数警员在入职体检环节中,都要求将20/40的未矫正视力标准作为警员的硬性录用条件。其实,在路灯或月光下执勤的警员,他的视力可能会降低,甚至低于那个入职体检要求的视力标准。
 
警员的视力标准要求,来自于对警务工作模式的充分研究,这些研究确定了警员必须正确地识别在某个距离上,嫌犯握在手中的物体的能力。加州POST机构的视觉研究汇编表明,警员必须在15码处具有20/40的视力或在7码处具有20/60的视力,才能保证警员可以在低光环境下100%地正确辨认出目标人物手持的物体。
 
在该研究汇编中,有证据表明,在路灯下(夜间)肉眼的视力可以降低至20/60,在近乎完全黑暗的环境下,视力甚至降低到20/200的水平。根据科学研究,这些弱光环境所导致的视觉障碍,也会在航空、军事人员中广泛地存在。
 

微信图片_20200823000231.jpg

图1:人眼的横截面图。
 
尽管临床上的肉眼视力标准很重要,但人体视觉能力除了视力之外,还有其他的特性,可能会也会对人体视力造成重大的影响。肉眼的生理结构,向我们解释了为什么在弱光条件下,人的视力会下降的原因。我们的视觉,是光线被物体表面反射,进入眼底的视网膜(后壁)后产生的结果。


视网膜上有两种被称为视杆(Rods)、视锥(Cones)的感光细胞。视锥细胞为我们提供的是高分辨率的高感度彩色视觉,构成了肉眼在光线充足的条件下,所具备的“昼间视觉”能力,视锥细胞密集地分布于黄斑中央,与眼轴中心存在约3度的角度,可提供小范围的高敏度视力。这一小块区域会有意识或无意识地移动,以利于肉眼观察环境(视觉扫视)。大脑通过视神经接收视觉信息,并构建了我们对环境“连续无卡顿”的高清视觉。

微信图片_20200823000235.png

图2:两种感光细胞在视网膜上的分布密度。
 
体验高敏度视力的一种方法,就是伸出我们的一侧手臂,竖起我们的大拇指,并紧紧放在本文的面(离屏幕约1英寸)。然后闭上一只眼睛,将中央视线聚焦在拇指的指甲盖上,不要移动我们的眼球,并且开始尝试阅读拇指左右两侧的文字。你会发现字词变得模糊,难以分辨。
 

微信图片_20200823000237.jpg


这种视觉体验,就是由处于黄斑区的视锥细胞提供给我们的中心凹视力。这就是为什么只是盯了挡风玻璃前的手机一下,也可能导致驾驶员错过道路正前方的环境变化的原因。(想一下,这个和视觉的隧道效应有什么关联?)
 
视杆细胞分布在视网膜的左右两侧,为我们提供了弱光、单色和边缘视觉的能力,但视力却要低得多。我们从明亮的环境进入昏暗的环境时,眼睛就开始触发了视觉功能的切换机制,由视锥细胞主导的“昼间视觉”模式向视杆细胞主导的“低光视觉”模式转变。

微信图片_20200823000239.png


在转变期间,我们还会经历一段由视杆、视锥细胞交界区域所形成的“黄昏视觉”的体验。我们的肉眼需要花45分钟左右,才能完全适应低光环境,并建立起相应的“低光视觉”能力,所以,这一点对于在街面巡逻执勤的警员来说,是不得不考虑的一个问题。
 
更重要的是,短期的(1-2秒)和中期的(数分钟)的明暗视觉适应,对警员的工作性质来说,确实非常难做到,更别说长达45分钟的完全适应过程了。因为他们的工作环境往往都或多或少地涉及到环境光线快速切换的场合。

微信图片_20200823000240.jpg

 
在这种明暗环境、光线强度快速转换的期间,警员的眼睛对于物体和环境细节的观察能力会被大大地削弱,有时候就像在夜间驾车的时候,你被对向车道的车灯亮瞎一样,警员同样会出现短暂的失明症状。我相信大多数的人,都对这种现象有过直观的感受,而且也知道我们的视觉需要好一会儿才会恢复正常。在警务执法的情境当中,这个“好一会儿”对于警员来说,就非常之关键了。
 
当肉眼切换到了低光视觉“档位”之后,我们需要考量两个关键要素:对比敏感度和低光环境下肉眼识别物体细节的能力。例如,一个暗色的物体处于与其明暗度相似的背景之下,该物体的细节就很难被我们观察到,即便是在日间的环境下,由于物体与背景的明暗度相似,或者被物体或背景反射/发出的光线过强,我们就无法分辨物体的细节了。


当我们身处低光环境当中,我们眼睛获取某个物体细节的多寡,将会受到环境光线的强度、闪烁的光线、光源和照射的位置、观察的角度和物体运动的状况(或者类似上面提到的那种情形)等因素影响。
 
我们肉眼在对比敏感度、视力和光线适应能力的多重影响之下,会导致我们在视觉上出现感知错误的情况。在警员执法执勤这种情境之下,现场环境因素变换剧烈、精神高度紧张以及各种不确定的安全因素(枪支、锋刃武器等)广泛存在,这就会导致误判枪击事件发生的几率急剧上升。

微信图片_20200823000242.jpg

图3:对比度差异,对于我们肉眼获取目标细节的影响。
 
 低光环境下的误判枪击事件
 
虽然对于低光环境下的误判枪击事件的调查研究非常少,然而,各个机构提供的真实度较高的相关信息,足以为我们勾勒出一幅让人十分感兴趣的图景。第一个信息来源是FBI针对“执法过程中被杀害和攻击的警员”(LEOKA)进行的数据统计,该统计数据反映了在执勤中被嫌犯杀害或殴打的警员数量和趋势等。2005-2014年的LEOKA统计数据揭示,在夜间和凌晨的那几个小时的低光环境中(晚上8点至早上6点),505名警员当中,有238名被残忍地杀害,在533名警员当中,有251名遭到嫌犯的袭击。

微信图片_20200823000243.jpg

 
除了LEOKA所提供的统计数据(这对于直观对比来说,非常重要)之外,一些警务机构在对自己本辖区内发生的枪击事件统计分析报告中,也将事发环境的光照条件信息纳入其中。纽约警察局在1996年的统计分析发现,在与警员执法执勤相关的枪击事件中有77%是在“环境照明条件下降”的情况下发生的。
 
佛罗里达州迈阿密警察局还提供了这样的数据,显示了在1988年至1994年间的室外外枪击事件案例中,有近62%的案例是发生在“非昼间环境”的条件中。
 
拉斯维加斯大都会区警局的内部监督办公室,发布了2009年至2013年的《致命武力统计分析报告》。在报告中指出,该办公室接到了14次警员误判射击事件的报告,其中有57%是在低光环境下(晚上6点-凌晨6点)发生的。
 
密歇根州执法标准委员会对该州涉及警员的枪击事件进行了研究,发现最常见的问题之一就是因警员在低光环境下,无法准确地评估其所面对的威胁,而导致误判枪击事件的发生。
 
在一项针对低光环境下射击的案例调查报告中,作者针对1998年至2002年间在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县发生的警员误判枪击事件进行了取样调查,其发现警员误判枪击事件发生的部分原因是“警员视觉的‘对比敏感度’遭到低光环境的影响,错误地估计执法对象的威胁等级”。 

微信图片_20200823000245.jpg

 
尽管针对此类事件的研究很少,但是警务执法部门都十分清楚,警员误判枪击事件的发生,会让各地的警察机构在民事赔偿上,付出了以数百万计的经济成本,并可能导致涉事的警员遭到刑事指控,并且面临失去工作的风险。
 
上述的种种证据表明,警务执法部门应该对低光环境下的误判枪击事件施以高度关注,并且通过制定、研发与之相关的政策、程序、战术和持续的培训课程来解决这一领域的问题。
 
 问题与新证据 
 
对于针对低光环境的相关训练和培训,我们都反复地提出了这样的观点,警员其实并没有得到“恰当的、有针对性”的低光战术训练。律师和警务实务专家Jack Ryan撰写了大量关于警员教育训练的文章,其中指出关于警员在射击决策方面没能得到充分的训练,而且也没有将低光环境的考量纳入其中。最重要的是,警员的武力决定使用训练,需要模拟警员可能面临的情境。
 
最终,Ryan指出,警员接受的武力使用资质培训课程、实战射击训练还是存在较多不足的地方,而且警员执法决策训练、低光战术训练,也必须纳入警员的常规化训练课程内容当中。

微信图片_20200823000247.jpg

 
Blake Consulting机构将Ryan的观点与最近展开的一次全国性在线调查结果(318名受访者)进行比较:
 

在参与调查的警员中,有95%的警员表示他们所在的警察机构,没有制定关于战术手电或枪灯性能指标的硬性标准。
 
有13%的警员没有参加过低光战术训练,而47%的警员表示,他们每年只有一次针对低光环境射击的培训课程。
 
只有1%的警员是每年都在室内和室外进行低光战术训练。
 
在接受调查的警员中,有60%的人没有接受过低光环境的执法决策(开枪或不开枪)培训。
 
有70%的警员表示,他们没有接受过夜间视觉训练。

 
低光战术专家怎么说 
 
前seal team成员,知名的低光战术教官Ken Good表示,作战人员所处的环境将决定其所使用的照明系统的亮度水平。他建议多档位的LED型战术手电及枪灯可以一起投入作战并配合使用,并根据战术的需要进行调整。关于低光环境下发生的误判枪击事件,Ken Good表示,要在警员决策培训的模拟场景中,引入现实的压力,这对于减少此类事件的发生是非常重要的。

微信图片_20200823000249.jpg

 
联邦执法部门的警员,资深的低光战术教官Aaron Cowan,他推荐尽可能地采用高流明输出的战术手电。他在培训课程中发现很多未掌握使用技巧和训练课程的学员,在模拟室内搜索的过程中,被自己手中的手电搞得眼花缭乱,为了消除这种问题,他建议要尽可能地多开展关于这方面的培训课程。
 
有着32年的执法经验的专家,曾在SWAT战术组工作长达21年的Gordon Gray,而且是一家射击训练机构的老板。他与其他人一样,都建议尽可能地使用高流明的手电。他还认为,如果没有经过恰当的培训,警员自己肯定会让自己的双眼亮瞎,对此,他建议警员应对相关的技能进行充分的培训,以在战术环境中能够正确地运用枪灯和战术手电等照明系统。

微信图片_20200823000251.jpg


 总结与建议 
 
现如今,警员在面对致命武力威胁的时候,即便是有着充分的理由去依法使用武器,但时候他们要面临比以前更多的各种审查。警员深知这些事件往往都发生于低光环境之下,而且他们也知道肉眼在昏暗的光线和环境当中,会出现视觉上的问题——正因为这两者的存在,更凸显了复盘我们关于战术手电及枪灯应用的相关规定,程序,战术和训练的必要性。
 
下列是针对警务部门的几点建议:

警务部门需要对警员的夜间视觉和低光战术的相关技能,开展针对性的培训。
 
警员和教官,需要把在各种环境(室内,室外和过渡环境)中运用战术照明工具的技能和培训课程作为优先程度最高的事情。
 
低光战术训练在室内和室外环境都要涉及,并且将武力使用决策纳入训练当中,并作为重要的内容之一。
 
警务部门的管理者应从人机工程学方面来考虑,以规范有关战术照明设备的指引和选择,并且由相关的专家来完成专业的测试和评估工作。

警员武力使用及涉警枪击事件的调查人员,应考虑到事发环境的光线强度和肉眼夜间视觉的问题,并且也要将法医纳入调查组当中。


微信图片_20200823000253.jpg

 THE END 


Tag

手枪

现代

战术

低光

0

0

0

评论(0

请先 登录 后发表评论